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给主播打赏不惜网贷 加女神微信却是抠脚大汉跟你聊
语音加载···语音播报

2021/01/11 09:04

阅读:

原标题:暗战虚拟世界

虚拟网络,茫茫人海,看似光鲜亮丽,实则陷阱重重,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有可能是抓唐僧的妖怪;深夜来敲门的不一定是让你心神荡漾的女神,有可能是披着层层伪装的骗子——

男子迷恋屏幕另一端的“女神”,幻想来一场美好的邂逅和爱恋,狂刷礼物捧场,谁料想“女神”身后隐藏着一群抠脚大汉,抛甜言蜜语耍套路骗财是真,男子最终人财两空还落得一身网贷负债。

如何揪出这群魑魅魍魉,摧毁这一害人黑产?还得靠人民警察的一番网络暗战!

挖坑:以“爱”为名

走在人群中,苏黎是那个让你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的姑娘,高挑的身材、浓眉大眼瓜子脸,相貌出众的她是同学们眼中的“女神”。

2019年春天,在即将大学毕业的前几个月,苏黎在朋友的介绍下来到南方某市一家网络传媒公司。不久后,直播平台上出现了一个名叫“苏苏”的主播。

颜值出众、言谈举止温柔体贴,这些天然的优势,很快就俘获了大批粉丝的心,苏黎直播间的热度居高不下。

看到粉丝不断增长,内心的虚荣感不断得到满足,苏黎一步步迷失在了直播间的暧昧氛围中,毫不吝啬地对粉丝们抛出甜言蜜语,看到粉丝们你一个“火箭”我一个“飞船”地疯狂刷礼物,她渐渐有些分不清虚幻与现实,有时甚至忘记了自己已经有男朋友、已经订婚的现实。

其实,苏黎上岗不久就知道了自己工作的真实目的,就是忽悠粉丝们刷礼物送钱。除了真正的粉丝刷礼物之外,团队工作人员也在配合演戏,有时候会制造出较着劲刷礼物的假象,你送得多,我送得更多,粉丝之间甚至因为攀比吃醋,还会在直播时隔屏对骂起来。

那些对苏黎一见倾心的粉丝根本不知道,他们刷一个“火箭”要花500元,而平台工作人员后台刷一个仅需5元,并且这钱最终会返回公司的资金库。看到这些被骗的粉丝,苏黎有时心里会有些不忍,但每月七八万元打到自己银行卡上时,那些同情和怜悯又被她瞬间抛之脑后了。

2019年5月底的一天,苏黎的直播间里来了一位大方的粉丝。半个月时间,这名粉丝累计打赏数万元,几乎每晚都来直播间刷礼物。巧合的是,这名粉丝跟苏黎还是“本家”,名叫苏哲。

如此超级VIP粉丝,顺理成章地加了苏黎的微信,但实际上每天跟苏哲聊天的却不是苏黎本人,而是运营团队的一个个小伙子。在微信交流中,“苏黎”或以遇到困难、或以生病了为借口,换着理由要钱,而苏哲都尽其所能予以满足。此时的苏哲,已经将苏黎看作了自己的女朋友。

“每次上播前,有人会跟我沟通前一天在微信上跟苏哲聊天的内容,以免穿帮。”一段时间后,苏哲在微信上发出邀约,想去苏黎所在的城市见面。“当时团队的领导想让他继续刷礼物,不让我拒绝见面。最终在一个女同事的陪同下,我跟苏哲见了面。”

那次会面,让苏哲失望而归。此后,再没有出现在“苏苏”的直播间。

时隔几个月,民警出现在苏黎面前,她随后被带到了青岛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反诈中心。

梦碎:满满的套路

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在虚拟世界里,美丽的邂逅有时如同一个五彩气泡,光影闪过,徒留怅惘,苏哲的遭遇就是一个例证。

2019年的一天,苏哲受公司委派到青岛做项目。在他的努力下工作进展顺利,“晚上无聊,在某直播平台随便刷了一下,看到一个挺有眼缘的姑娘在直播,就点进去看了一会儿。”就因这一会儿的工夫,此后观看时间一再延长,这个名叫“苏苏”的女主播走入了苏哲的内心。

苏哲开始在直播间里留言,看到有人送礼物,他也刷了十几二十元的小礼物。“送这些小礼物,主播也不搭理你,都是在回复那些送贵一些的礼物的粉丝。”苏哲想想也是个理儿,“觉得聊得来,也不能那么小气嘛!”于是刷了几次价值更高的礼物,如此跟苏苏开启了互动。

聊了几个晚上,苏哲了解到苏苏没有男朋友,现在南方的某城市。“我的工作地址在深圳,距离苏苏的城市不是特别远,再深入了解一下,也不是没有继续交往的可能。”这样想着,苏哲在直播间里更舍得刷礼物了,看到别人送“火箭”,他也送“火箭”,看到别人刷“飞船”,他也刷“飞船”。

“有一次,我刷礼物后,有一个粉丝对我说了一些不堪的话。我告诉他,你要是喜欢苏苏你也刷啊!之后我们两个就开始了竞赛。那一晚上我刷了两万多块钱的礼物,把那个粉丝比下去了。”苏哲不知道,故意讽刺他的、跟他较劲的人,其实是个托。

不久,苏哲如愿和苏苏加了微信好友,“我们交流更频繁了,一有时间我就给她发微信,在我心里已经把她当做了女朋友。”

几天后,苏苏发微信给苏哲,说自己生病住院了,但是还没发工资,手头没钱。苏哲没有多想,立马转去1万元,同时叮嘱苏苏照顾好自己,等自己有时间了就去看她。

“跟苏苏联系越多,越觉得这个女孩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通情达理善解人意。她不像其他女孩那样黏人,你遇到事情之后她还很会安慰你。”在苏哲眼里,苏苏就是自己心中一直追寻的完美女孩。

随着关系越来越近,苏苏遇到的问题似乎也越来越多。“父亲出了交通事故,自己还有贷款没来得及还……”苏哲一次次慷慨解囊,但一股疑虑的小火苗也蹿腾起来。

2019年6月中旬,苏哲给苏苏发微信表示想见个面,探视下她的病情。“苏苏同意了,并告诉了我见面地址。”次日,苏哲就坐飞机来到了南方某市两人约定的一处商场。

在等待苏苏的过程中,苏哲是十分激动的,“之前都是网聊,微信上聊天,马上就要见到真人了,多少有些紧张。”

半小时后,苏哲和苏苏迎来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会面。

“当时跟苏苏一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姑娘晓丽,说是苏苏的同事。”那天见面,晓丽全程在场,没有给苏哲和苏苏一点私人空间。“吃饭、逛商场之后,苏苏说还有别的事就离开了,我也就回到了青岛。”

如果说那次见面有什么收获,那就是苏哲加了苏苏同事晓丽的微信。正是这个微信,把苏哲从梦中敲醒。“我收到了晓丽的微信,她告诉我苏苏有男朋友,而且已经订婚了,跟我聊微信的并不是苏苏本人,而是团队的其他人,并且还是年轻男人!”

苏哲瞬间如五雷轰顶,他前前后后为苏苏花费近十万元,甚至还借了网贷。这哪是什么天赐良缘,不过是一群骗子做戏!

揭盖:美女竟是“抠脚汉”

2019年6月21日,苏哲走进青岛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长江路派出所,他告诉民警,自己可能被骗了……听完介绍,民警将这个案子转到了开发区分局反诈中心。

凭着敏锐的职业嗅觉,民警判断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骗局,背后是一个庞大的网络诈骗犯罪团伙,嫌疑人想方设法与受害者确立恋爱关系,之后以互送礼物或是定情信物的方式实施诈骗,牟取暴利。回忆起当时的办案情景,民警张磊东仍历历在目……

“我们首先抓获了苏黎,进行审讯后她很快就撂了。”张磊东介绍,为了从根上打掉这个诈骗集团,民警对该直播平台开始摸排研判,而侦查工作刚刚开始就遭遇重重困难。犯罪嫌疑人为逃避打击,作案手段隐蔽,很难看出猫腻。

但是再狡猾的狐狸也会有露出尾巴的时候。“这家公司注册地址与实际办公地点并不一致。苏黎出事后,公司领导层有了察觉,于是将公司从六楼搬到三楼,写字楼一楼的楼层索引上也没有该公司名字,而且公司把名字也改了。”张磊东说。

为了进一步落实情况及掌握诈骗团伙的活动规律,专案组民警隐蔽驻扎在这个诈骗团伙附近,24小时在物业盯着监控。全面掌握情况后,本打算2019年底收网,但这家公司年底放假了,又恰逢疫情防控,无法立即实施抓捕。

但警方的研判侦查工作并未终止,白天走访摸排,晚上研判汇总,近20天工作,结合发现的新情况,最终除直播公司,又锁定了7个窝点、涉案嫌疑人达200人。

2020年7月,青岛警方开始收网行动。“当天下午两点动手,虽然我负责窝点的主嫌犯没到,但是前期摸排确定了他的住处,抓捕成功。”张磊东说,诈骗分子的组织非常严密,“公司的负责人给下面人进行了分工,并给这些员工进行了培训,快速熟悉诈骗的方法。骗子通过撒鱼的形式,寻找诈骗目标,他们套路重重,很容易让人上当受骗。”

和苏哲一样的受害者很多,很多受害者直到办案民警找到他们,“还不相信被诈骗是真的,有些受害者一直相信和自己聊天的是真爱,有些受害者为了给主播打赏不惜网贷”。张磊东说,隔着手机屏幕,受害人根本不知道跟他聊天的竟是个抠脚大汉。

暗战:“道”总是高一尺

哒哒哒哒……键盘敲击声不绝于耳,操控键盘的主人,有常年奋斗在反诈一线的资深专家、年轻敏锐的计算机硕士、擅长资金研判的能手,在青岛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中心内,不仅反诈民警身怀绝技,辅警也是个个术有专长,还有合作单位的专业人才驻守在此,与民警们一起编织着反诈天网。

“电诈属于新型犯罪,犯罪手段更新换代非常快,很多情况下,我们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实打实地一步步摸索。如果不对新型诈骗手段及时准确做出研判,可能就无法侦破案件。”张磊东说。

第一次接触电信诈骗是在2006年,那时张磊东还在派出所工作,接到一位退休老人报案,有人冒充银行客服人员致电老人,一番语言诱导,将老人银行卡内的7万元养老钱骗走。“现在看来,当时的诈骗手段比较低级,我们通过技术研判,很快锁定嫌疑人在福建厦门,并将其抓捕。”张磊东说。

在张磊东看来,电诈手段的更新迭代可以分为几个时期:“第一代主要是打电话行骗,例如大家熟知的‘你孩子受伤了’‘猜猜我是谁’、冒充公检法、冒充网络客服等。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加上人们对电话诈骗手法越来越了解,犯罪嫌疑人也从电话转移到网络,通过QQ、微信、网购平台等实施诈骗。随着公安机关对电信诈骗的打击治理,现在骗子在国内大规模行骗的条件少了,开始转移到境外,特别是东南亚地区,打击难度变大。”张磊东说。

为了打击电诈犯罪,民警们必须竭尽所能,做到“魔高一丈,道高一尺”。但是,高出短短的“一尺”,需要付出的心血也是巨大的。

骗子转移资金的手段越来越隐秘,最早就是银行卡到银行卡,没有洗钱的过程,随着网络支付的兴起,国内兴起了很多第三方、第四方支付平台,骗子通过这些平台进行洗钱。随着相关部门加强监管,又出现新的洗钱集团,他们的诈骗资金不走第三方、第四方支付平台,而是组建自己的团队,通过购买大量银行卡,集中转入再分散转出,重复数次,增加资金来源的迷惑性。

受疫情影响,社会经济整体下行,就业压力也普遍加大,人们的生产生活加速向网上转移,由此也助长了网络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滋生。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天上掉馅饼”的侥幸心理,设置各种诱饵,趁虚而入。资金短缺的网民,容易被套路贷诈骗;有投资意愿的网民,则更容易被引诱,参与虚假投资理财类诈骗案时有发生。

近期,由于比特币市场行情较好,以虚拟货币投资为名义进行“杀猪盘”诈骗的骗局也开始再次冒头。骗子把受害者拉进微信群,扮演资深投资人推荐虚拟币。为了引诱受害者一步步入坑,先是操纵虚拟币飙升,让受害者尝一些甜头,等受害者不知不觉投入大量资金后,骗子便开始操纵盘面,让虚拟币断崖式下跌,给受害者营造一个类似股票涨跌的假象。

民警表示,其实这个虚拟币根本不存在,所谓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是骗子在后台进行操控的,最终让被害人血本无归,“他们建的微信群和QQ群除了受害者,剩下的全是嫌疑人的小号,受害者根本不知情,等上当受骗后为时已晚”。

本文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分享到

信网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关注信网 每天资讯多一点
青岛话题

石家庄女生不能回家 青岛高校宿管阿姨邀她一起过年

01/14 07:50 / 半岛都市报

当阿姨得知马慧璇不能回家时,立马表示要“收留”她,还告诉她,家里有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儿子

琴岛通老年半价卡退资升级免费卡 为期1年无需扎堆

01/05 10:11 / 观海新闻

2021年1月5日起,原琴岛通老年半价卡用户可通过带有NFC功能的安卓系统手机下载安装“琴岛通”APP自助办理老年半价卡的退资和升级为老年免费卡业务

深度报道

日租房给游客便利也给居民困扰 无需资质陷监管盲区

01/15 08:42 / 青岛晚报

日租房正在成为游客来青住宿的热门选择。便捷的交通、相对低廉的价格以及一应俱全的设施,都让这些位于市中心的日租房备受青睐。

小区周边没有充电桩 有车主从高楼家中扯电线充电

01/14 08:44 / 青岛晚报

2014年10月,山东首个居民自用电动汽车充电桩在青岛投入使用。 2019年6月,市北区在镇江路街道试点安装首批智能电动自行车充电桩。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