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只会两首曲子也能过钢琴十级 艺术考级不是为学艺术
语音加载···语音播报

2021/04/01 14:15

阅读:

原标题:“鸡娃”焦虑 “拔苗助长” 艺术考级怎么变了味?

培训机构工作人员通过“比较”贩卖焦虑:

“考级只不过是你到这个阶段了去完成的一个任务。比如说我有钢琴十级的一个水平,但我没有考钢琴十级,人家水平不如我,人家考钢琴十级了。”

瞄准家长急于求成的功利需求:

“讲真的国内十级好考。我还有遇到考十级就会两首(曲子)的。他就那两首弹得好,然后抽到了。国内钢琴十级,(考官)可能他听你的七八句,就不要你去弹了。 ”

艺术考级怎么变了味?

有数据统计显示,近年来,我国少儿艺术培训市场规模逐年扩大,2017年全国市场规模约为670亿元,到了202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番,达到约1300亿元。原本是为青少年学科类学期之外提供兴趣特长的艺术学习,近年来越来越呈现出“功利化”和应试的趋势。

2021年两会,有三十多位全国人大代表集体建议,取消12岁以下青少年的艺术考级。考级,顾名思义就是要“考”,青少年的艺术学习和“考级”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今年春季学期开学后,记者在北京、江苏、云南等地进行了实地探访,很多艺术培训机构都出现名额紧俏的情况,不少招生人员都把“考级为升学带来便利”作为营销话术。

某艺术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孩子学,学到最高级别这个证书后期是有用的。

记者:考级您说这个证书有什么用呢?

某艺术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考一个特长班什么的。上了初中、高中、大学,老师就会要一个。

而记者发现,教育部明确不鼓励青少年参加社会艺术类考级,在一些大学的高水平艺术团招生中,业余艺术考级证书也只是作为参考条件之一,并不能直接加分。但培训机构为了吸引生源,还是把考级和升学加分作为噱头,一些机构的网站上,“考级加分”的字样被标注在显眼的位置。

除了虚假宣传,有的工作人员还擅长利用“比较”来制造家长和学生的焦虑。

南京某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考级它并不是证明说你有多厉害,考级只不过是你到这个阶段了去完成的一个任务。比如说我有钢琴十级的一个水平,但我没有考钢琴十级,人家水平不如我,人家考钢琴十级了。

记者:然后心里会不舒服是吧?

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就这么一个感觉。

为了帮助家长下定决心,有的培训机构还会把自己和考级点之间的关系作为卖点。

南京某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南艺就是我们办考级点,所以说我们这个可能会稍微松一点点。

据了解,目前社会各类艺术类考级活动均是按照2017年原文化部修订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办法》进行规范,该管理办法明确“取得资格的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机构,在经过组织、申请后,可以进行相应的艺术类考级活动,颁发相应的考级资格证书。”其中,社会艺术水平考级机构包括“具有相关资格的艺术学校、专业艺术团体、专业协会和艺术事业单位”。换句话说,青少年艺术类考级属于第三方的评价体系,发证机构的评价标准并不统一。

某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中央音乐学院的跟上海音乐学院的,毕竟是院校级的考级,它的专业性也比较强一些。像全国音协之类的,就是上手就能考的那种。想考一个十级很快速成的方法,就是您刷考级曲目一直刷也可以考。

瞄准家长急于求成的功利需求,有的培训机构还推出了“三级跳”服务:每年只练考级规定曲目,用三四年的时间拿下十级考试。在这样的教育之下,一些考生平时只练习曲目中可能被抽查的部分,就像考试中的押题一样。

南京某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讲真的国内十级好考。我还有遇到考十级就会两首(曲子)的。他就那两首弹得好,然后抽到了。国内钢琴十级,(考官)可能他听你的七八句,就不要你去弹了。

记者:为什么?没有时间听完?

南京某钢琴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对, 因为很多人。

专家建议调整或取消儿童艺术考级

记者从教育部获悉,教育部不鼓励青少年参加任何艺术类的“考级”活动。原本旨在检验青少年业余艺术学习水平的考级,缘何被多位专业人士诟病?我们来听听专家的看法。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宋亚平在今年两会上和多名代表一起联名建议“制止12岁以下儿童美术考级”。宋亚平表示,目前不少培训机构都存在以考级为名扩大招生的现象,儿童美术考级将原本生动活泼的艺术创作演变成了流水线加工厂,有悖艺术培养规律。

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宋亚平:因为美术是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就12岁以下的孩子他正在快乐和有想象力有创造力的这么一个过程中在成长。这个时候要去参加一些美术考级,那么有些机构可能就会有固定的成人化的这种模式去对孩子去考级,这样会把孩子这种想象力,把孩子的天性就禁锢住了,他会厌倦美术。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李心草也提出了《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的提案。他认为由于不少儿童钢琴培训机构“只练考级曲目”的功利化培训,导致了很多孩子考级的表现和真实的音乐素养完全不能对等。

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 李心草:比方说给孩子准备了十级的考试,比如曲目123.都弹得很流利,考没问题。给他一首同级别的,比方说十级的另外的曲目摆在他面前,基本不会弹,连视谱都视不好了。给他一个六级、七级、八级这样的曲目,他同样完成不下来。这种到了十级(考试),其实他真正水平到了吗?这是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艺术考级莫成“拔苗助长”

艺术领域的专家指出,在应试的导向之下,一些艺术培训机构偏离了美育教育的航向,最终伤害的是孩子。专家呼吁,亟需对目前少儿艺术考级进行规范和调整,防止功利化的导向影响孩子的成长。

在一些网络社区中,记者发现不少关于艺术考级的讨论,其中不乏“过来人”的声音。有人归纳了目前钢琴考级火热的原因,包括形成升学的竞争优势、老师为了培训成果展示、家长缺乏对钢琴的认知等等。一些家长坦言,最初选择考级,本以为可以更直观地检验孩子的学习成果。

家长:孩子学得好不好,作为家长,我们没有学过这么专业的东西,没有办法判断孩子到底学得好还是不好,到底学了个什么东西。

而看到原本喜欢音乐的孩子,在应试化的培训完成考级后,反而痛恨学琴、痛恨音乐,一些家长也在反思,这样的艺术教育是否得不偿失。

家长:很多孩子可能考完了十级,反而后来也没有养成练琴的习惯,在平时生活当中也没有把乐器融入到生活当中。也认为考完了十级,然后这个任务就完成了。可能以后都再也不太想练钢琴了,就是这样的。

无论是美术还是钢琴,从事艺术工作的代表委员们对青少年社会艺术教育中存在“形式单一”、“应试导向”的评价指标表达了担心。专家们呼吁艺术培养不能急功近利,如果不能激发青少年对艺术的兴趣,盲目的考级无疑是“拔苗助长”。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刘月宁:要尊重艺术它的规律,(学生)他是一步一个脚印,是在学习的过程当中,他的各方面的一种培养,这个是很重要的,然后(学生)他对美的一种鉴赏,对美的一种追求。另外是在训练当中,他是一个整体的人格的塑造,我觉得这个可能应该更加强调这些方面。

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 李心草: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善目前的现状,那么再考虑取消,整个我们青少年儿童的一个身心健康的成长。如果达不到这个效果的话,(艺术考级)反而是一种反作用。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古德]

分享到

信网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关注信网 每天资讯多一点
青岛话题

2021年沙子口鲅鱼节启幕 五大休闲旅游线路推荐

04/06 13:56 / 观海新闻

今天上午,“鲅鱼之礼•传承孝道”2021年沙子口鲅鱼节启动仪式在沙子口广场上举行,沙子口“鲅鱼季”拉开序幕。

老城复兴再进一步 助力中山路打造直通大海的步行街

04/02 09:02 / 半岛都市报

从2020年6月10日济南路拓宽工程正式拉开帷幕,这条路的改造动态就一直备受关注。济南路的拓宽改造是中山路步行街建设的关键“山头”,是市南区西部复兴发展的“第一仗”,意义深远。

深度报道

快递少缠一圈胶带 青岛一年能省600万元

04/10 11:01 / 青岛晚报

快递用什么包?怎么包?怎么管?如何避免过度包装?这不仅是快递行业需要面对的问题,更应全社会动员起来,形成快递包装瘦身的良性循环。

用老建筑打造网红打卡点 民宿助“燃”老城复兴

04/06 14:46 / 半岛都市报

马牙石路面记录着老街里的故事,八大关景区素有“万国建筑博览会”美誉,大学路梧桐成荫是文艺青年来青必到的打卡点,老舍故居、梁秋实故居等见证城市文脉的辉煌……老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