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毒品看着像普通粉末 缉毒警努力学化学掌握物质特性
语音加载···语音播报

2022/01/10 11:01

阅读:

原标题:与毒贩斗智斗勇,他们默默加劲学化学

提到禁毒警察,很多人脑子里第一时间会想起在高速收费站或者小区里抓捕现场那些勇猛果敢的身影,想起了影视剧中那些面容冷峻、从容地和毒贩周旋的男一号。

通过禁毒警察持续重拳出击,青岛的禁毒形势明显好转。但禁毒警察们也明显感觉到,涉毒的违法犯罪行为隐藏得更深、吸贩毒人员更加狡猾。和他们斗争,禁毒警察需要付出更多。

形势好转

他们还要对付更狡猾的毒贩

2021年的“6·26国际禁毒日”前夕,青岛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参与新闻节目时曾介绍,青岛新一轮禁毒人民战争开局之战取得丰硕战果,毒情形势已呈现出“稳中有进,持续向好”的良好态势,禁毒工作实现了实质性转变和跨越式发展。在持续严打高压下,青岛市新增吸毒人员和查获的吸毒案件逐年下降,全市吸贩毒违法犯罪活动有了明显萎缩:18岁以下青少年吸毒数量占全市吸毒人员比例已由2014年的1.4%下降至0.02%,未发生在校学生因吸毒被查获现象;青岛市戒断三年未复吸比例逐年上升,目前已占到登记在册吸毒人员总数的78%;青岛还连续多年实现了涉毒人员“零滋事、零肇祸”。

这些成绩的背后,是青岛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全体民警多年奋战的结果。

“我们在研究毒贩,他们也在研究我们。”禁毒民警告诉记者,经过这些年的打击,一大批吸贩毒人员落网,可谓是“能抓的都抓了”。时代“淘汰”掉了一般的毒贩,隐藏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是更加狡猾的毒贩。为了将他们揪出来,禁毒警察有付出,也有新的挑战。

斗智斗勇

一线缉毒警都在努力学化学

20多年前,一部名为《黑冰》的电视剧中,高学历、高智商的郭小鹏表面上是药企的领导,实际上是制毒团伙的头目。为了将其一网打尽,禁毒警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现实中,即使面对“小买卖”的毒贩,禁毒警察也不会怠慢。

制造毒品往往能牟取暴利,不法分子对于易制毒化学品的需求,近年来有所增加。青岛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大队的一项职责是负责易制毒化学品的管控。大队长陈建明办公室的墙上悬挂着一幅一人多高的中国地图,陈建明经常站在地图前思考:随着物流业的发展,很多毒品开始通过寄递物流渠道贩卖,这给禁毒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由于冰毒、海洛因、摇头丸等传统毒品越来越难获得,很多不法分子将目光选择新精神活性物质。这些物质虽然被列入了我国规定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品种目录,属于毒品,但它们的外表往往和普通的粉末没有什么区别。在书上,它们往往是一堆英文单词和分子式。“现在的禁毒民警,都在尽最大努力学习化学知识。 ”陈建明告诉记者。

李存伟(本文中的民警均系化名)是城阳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民警,平时负责易制毒化学品的管控。李存伟自学了化学知识,从元素到物质,从纯净物到化合物,从物理性质到化学性质,从物理变化到化学反应,由元素周期表开始,最终对几十种易制毒物品了如指掌。李存伟向高校教师和企业的技术员请教,逐渐理解掌握、最后融会贯通。

“化学入了门才能管好这些易制毒物品。简单一点的,了解了物质的特性,就能判断企业对其储存、运输的条件是否达标;复杂一点的,了解了企业的产品和工艺,就能大致分析出其需要什么原材料。 ”通过多年积累,李存伟对辖区易制毒物品企业日常进出货量了然于胸,数字的波动都会引起他的警觉。

临危不惧

七成涉毒嫌犯随身带凶器

为了牟取暴利,铤而走险的毒贩,往往具有极大的人身危险性。很多毒品犯罪嫌疑人会在被抓捕时奋力挣扎拼死抵抗,或者携带有武器,甚至开车冲撞民警拒捕。

几年前的一次抓捕,让禁毒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赵瑞华印象深刻:犯罪嫌疑人朱某身高接近1.9米,是当地的掰手腕冠军,胳膊和有些人的腿一样粗壮。 “如果和他硬碰硬,我们肯定吃亏,必须智取。”赵瑞华回忆,他和同事们分好工,在布控之余,还经过了多次演练。在抓捕的时刻,大家一起将朱某掀翻在地,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朱某胳膊太粗,戴不上一般的手铐。“后来,我们找了个大号的,给他上了背铐。 ”赵瑞华称。

禁毒支队四大队大队长申勇当过四年特警,还当过四年空中警察,练就了一招制敌的本事。为了能够保证“一击必中”,申勇经常会在健身房锻炼,被同事誉为“倒三角”、有六块腹肌的缉毒警。

缉毒民警告诉记者,约七成的涉毒犯罪嫌疑人随身带有管制刀具等凶器,这些人当中,又有近30%的犯罪嫌疑人携有枪支。在这种情况下,申勇和同事们必须练就超强的警务实战技能,才能保证自身少流血、少牺牲,同时有效制止抓捕对象的自残行为。

日复一日的锻炼,让民警不仅 “野蛮其体魄”,也锻炼出了超强的意志和冷静:2020年,申勇在外地跟踪毒贩时化装成等车的游客,他没想到,毒贩就坐在了自己身边。毒贩的这一举动,让暗中监控的禁毒警察捏了一把汗,但申勇却非常冷静:申勇早就记住了对方的样子,他刷着抖音,用滴滴打车软件叫了一辆出租车,说要去火车站。申勇离开车站后,迅速找了个地方换了一身衣服。

很少穿警服

把责任和使命记在心里

禁毒民警告诉记者,侦办毒品案件和普通的刑事案件不同,刑侦注重“由案找人”,禁毒讲究“由人到案”。毒品案件没有报警人。没到最后抓捕的那一刻,案件就一直处在持续发展、不断变化之中。

申勇和毒贩并排坐的那起案件,就经过了青岛禁毒警察6个多月的缜密经营——这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中,青岛禁毒警察共抓获涉案人员33名,缴获4公斤冰毒,毒资12万元。

“干禁毒,没有毅力不行。”禁毒民警告诉记者,蹲守、跟踪、贴靠是他们的家常便饭:在毒贩窝点的楼下蹲守时,他们经常在车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为了不引起毒贩的怀疑,天热时他们也不能开空调,为了避免下车去厕所,他们几乎不能喝水。而毒贩的活动规律,有时比影视剧更神秘。

为了不打草惊蛇,禁毒警察平时几乎不穿警服,有时甚至还要穿上别的衣服,扮演各种角色。 2019年4月,青岛警方获得线索,一批毒品将从边境地区寄递至青岛市一处快递点,几名禁毒民警扮成快递小哥,潜伏在快递点内部,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一举缴获冰毒5公斤,还顺线打掉了一个由边境地区通过寄递渠道向青岛市贩毒的通道。

1月8日晚,为迎接即将到来的第二个中国人民警察节,青岛浮山湾畔周边亮起楼宇灯光,向人民警察致敬。 “感谢记得我们。 ”望着身着警服的同事,一名禁毒警察对记者说:虽然他们很少穿警服,但他们却无时无刻不把警察的责任和使命记在心里。

观海新闻/青岛晚报 首席记者刘卓毅

[来源:青岛晚报 编辑:光影]

青岛话题

青岛海上百米喷泉能复喷吗? 相关负责人回应

01/20 09:01 / 半岛都市报

在青岛五四广场中轴线、浮山湾离岸168米处,有一个灰色的圆形建筑凸起在海面上,这就是青岛海上百米喷泉的底座。这座海上喷泉曾经是青岛市标志性景观,但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多年不再喷涌。

厉害了!崂山预约系统入选全国2021年智慧旅游典型案例

01/16 10:42 / 青岛新闻网

日前,全国2021年智慧旅游典型案例进行了公示,青岛市崂山景区全网分时预约售检票系统智慧化实践作为智慧旅游景区运营典型案例成功上榜。

深度报道

古树名木“治病”要排长队 基层专业人才屈指可数

01/19 08:54 / 青岛日报

由于救治资金有限以及基层缺乏专业技术人才,部分古树名木仍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目前,我市正在进行新一轮古树名木普查,在已完成普查的300多棵一级古树名木中,就有200多棵需要采取复壮措施。

来青务工人员陆续返乡 餐饮店缺人手老板亲自上阵

01/15 09:52 / 青岛早报

近日,记者走访了我市多处务工市场了解到,从元旦开始,来青务工人员就陆续返乡,这也导致多个行业人手紧缺“亮红灯”,而这种情况得持续到元宵节后,届时打工者陆续返青,用工压力才能得到缓解。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