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入园计划50人1个没招到 有幼儿园开始求家长入学

2023/09/14 09:15

阅读:

原标题:半岛聚焦丨从“一位难求”到“一孩难求”,幼儿园如何破局招生难?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王永端

身为岛城3家幼儿园的开办者,12年来,41岁的丁铨从未像今年这样尴尬。今年本计划招收150个孩子入园的他,最终只招到了47个。

新学期,和丁铨的幼儿园一样有空余学位的还有诸多幼儿园。因为“招生难”,甚至有幼儿园关门停业或公开转让。当有些民办园面临招生困难时,却有极少数公办园被家长踏破门槛。

学前教育从“一位难求”到“一孩难求”的背后,不乏早前幼儿园数量快速增加和如今人口出生率下降使然。面对尴尬,业内人士指出,应对幼儿园“招生难”未雨绸缪,多措并举,科学应对。

150人的计划只招到47人

“原计划招6个小班150个孩子,实际上只招到了47个孩子,不及往年的三分之一。”在幼儿园办公室,丁铨接受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说。

身为岛城市民,丁铨和妻子从12年前开始创办幼儿。到目前,夫妻二人共创办了3所中端幼儿园。两年前,3所中端幼儿园均成为普惠性幼儿园。

“可以说,除了今年外,11年来,幼儿园的招生不愁,尤其前几年都爆满。”丁铨说,“那时,幼儿园招生前的报名季,电话不断,前往幼儿园咨询的家长也不断。”

正是因为前些年“不愁招生”,丁铨才在2020年又开办了第三家幼儿园。

不过,从今年春天开始,丁铨就感受到了与之前不同的氛围与压力。

“以往的春夏之交,有些孩子的家长主动找到学校,把名字电话主动留下,要求入园。”丁铨说,“今年也有,但很少。”

面对“很少”的状况,丁铨“感觉不对”。职业的敏感让他意识到,今年入园的孩子和之前相比,可能会少。于是,他专门走进幼儿园附近的小区调研,发现小区能入幼儿园的孩子与往年相比少了一些,而且有些孩子家长直言,希望孩子进公办幼儿园。

除了亲力亲为调研外,丁铨还通过各类渠道打听得知,今年能入园的孩子确实少,“还查询了全国和青岛适龄儿童当年的出生数量”。

“3月初,我们就召集起3个幼儿园的老师,利用休息时间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招生。”丁铨说,双休日他们走进了幼儿园周边的小区,在经物业同意的情况下,带着礼品与小区适龄儿童互动,让孩子的家长了解幼儿园的优势,将礼品带给孩子,让孩子高兴起来,同时带着家长和孩子走进幼儿园,感受氛围。

除了这些措施外,丁铨还带着老师和孩子,走进小区进行演出,与小区的适龄孩子互动,让孩子接受他们的幼儿园。

“还专门雇了人员去小区,同时也在幼儿园门口趁家长接孩子的时间发宣传彩页。”丁铨说,只要家长给幼儿园带来一个孩子,幼儿园将免除这名家长在园孩子1个月的伙食费,同时也免除新生1个月的伙食费。

几乎所有想到的方式都用尽了,但“接受宣传彩页的市民和家长并不多。”

三四个月的努力,丁铨三所幼儿园的招生情况并没有让他满意。按照计划,他今年准备在三所幼儿园招收6个小班,每个小班25人共150人,但3所幼儿园实际只招到了47个孩子。

俩老师就位了,没有孩子

丁铨说,47个孩子的3个班分别是15人、18人和14人。他曾就此算过一笔账,如果未来几年的招生仍照此发展,他3个幼儿园里48名老师的工资、各类保险、房租、水电费、伙食费、办公经费,将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3个幼儿园每年的各类费用高达400多万元。”丁铨说,“这笔支出着实不轻松。”

9月1日,是幼儿园小班开学的第一天,往年小班孩子进幼儿园那拥挤的一幕幕,今年已不再。但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丁铨的三个幼儿园欢迎孩子入园的仪式比往年更隆重,每个幼儿园的园长亲自到门口迎接那些被家长牵手入园的“小不点儿”。

就在丁铨三个幼儿园开门迎新之时,青岛某幼儿园的大、中班却被告知暂停入园,原因是幼儿园进行装修。记者在这家幼儿园的装修现场发现,10多名工人有的在扛脚手架钢管,有的在刷外墙。

附近一名居民告诉记者,这一幼儿园开园多年,像今年这样在小班入园时整体对幼儿园进行装修的情况还是第一次。“暑假那么长,为何不利用暑假进行装修?”这名居民说,“选择这个时机装修幼儿园,不排除小班招生不足的可能。”

记者采访时,一名母亲带着一名孩子在园外注视着装修中的幼儿园。这名母亲告诉记者,早前她突然接到了幼儿园要装修的通知,至于装修到何时,幼儿园说再等通知。因为幼儿园装修中,她上中班的孩子只能在家中由她照看。

另一名孩子的家长告诉记者,她的孩子在这所幼儿园上大班,开学季幼儿园装修,除了幼儿园的一些设施陈旧外,幼儿园小班招生状况同样不乐观。

只是,招生状况不乐观的幼儿园成为普遍现象。

市南区某高端幼儿园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幼儿园的大班有10多个孩子,中班只有1个孩子,而让他们颇为意外的是,直到目前今年的小班没有招到1个孩子。

“小班是空的,有老师但没有入园的孩子。”这名负责人强调说,“小班有两个老师。”

“尽管适龄儿童已经入园,但我们仍期待有转园的孩子到我们这里。”这名负责人说,“我们幼儿园环境优雅,老师非常负责,孩子在这里能得到全面发展。”

这名负责人同时还表示,他们幼儿园每月入园费7000元,价格虽高,但2021年之前入园的孩子多,自从2022年开始,入园的孩子显得少了,今年到目前还没有招到孩子。

青岛某幼儿园今年的入园计划是50人,但直到9月6日,该幼儿园没有招到1名孩子。

市区300余所幼儿园一招亮“红灯”

与上述幼儿园不同,有些“老牌”的公办幼儿园前期招不满,不得不进行二次招生。创建于1993年的青岛市实验幼儿园,首批招生不满,幼儿园进行了二次招生。该园一名负责人说,今年幼儿园计划招收3个小班共75个孩子,但一招的报名人数不足,二招报名后招满了。

“一孩难求”的情况不光发生在市南区,市北区、李沧区也出现了这种状况。

今年一招中,市南区有50家幼儿园招生未满;市北区有170家幼儿园同样不得不发布二次招生信息。而李沧区今年近40所公办幼儿园、50余所普惠性幼儿园和30多所普通民办幼儿园一招同样亮起了“红灯”,随即这些省示范、省十佳、省一类、省二类和省三类园不得不发布二次招生信息。

今秋幼儿新生入园已经数日,市南区多个公办幼儿园9月13日向记者称,虽然发布了二次招生,但幼儿园均有空余学位,当前只要带着母婴手册、接种本、体检本等就可以办理转园。同样,这种状况在市北区也存在。

“我们尽管发布了二次招生信息,总园招满了,但分园空缺很大。”李沧区某公办幼儿园一名园长告诉记者,分园本计划招50名孩子,目前入园的仅有27个孩子,也就是说与当初计划还差23人。这家公办园分园的园长告诉记者,如果有孩子要转园,只要有户口本、房产证和查体证明,就可以将孩子转到他们园。

李沧区某普惠性幼儿园园长向记者称,他们今年本计划招两个班,目前两个班都没招满,“还有多个学位空着”。

青岛东部某民办中端幼儿园的园长告诉记者,他们今年计划招40名幼儿入园,但目前只招到了33人,还有7个学位空着。当然,这是二次招生后的结果,首次只招了17人。

丁铨作为三所民办幼儿园的开办者,他的幼儿园今年的招生状况与他的计划差距很大。实际上在他所在幼儿园周边的多个公办园,均出现了招生不足的情况。

从“求”入园到“请”入园

市民赵女士的儿子今秋已经升入小学一年级。早在3年前,儿子入园小班时,绞尽脑汁求“一位”的画面至今萦绕脑海。

“3年前,我们小区周边就一座省示范公办幼儿园。”赵女士说,对她所在小区和周边几个小区的孩子而言,几乎所有家长都期待把自家适龄童送到这所幼儿园。当时她带着户口本、房产证、常规疫苗接种本等证件前往幼儿园报名时,发现在她前面排起了很长很长的队伍。

“当时学校招2个班50名适龄童,实际报名者超过了110人。”赵女士说,面对这种情况,她曾通过各种关系给幼儿园负责人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电脑派位,等结果”。电脑派位出炉了,赵女士发现自家的孩子并没有“派”到这所幼儿园。而今年,赵女士的女儿也到了入园的年龄,她和丈夫还没有计划去哪家幼儿园,但之前儿子想进却进不了的那家公办幼儿园的电话却早早打给了她。

“今年3月份就给我们打电话了,还说无论如何也要去他们的幼儿园。”赵女士说,“我接到这个电话都笑了,3年前我求位不成,现在幼儿园求我。”

“幼儿园的招生老师还加了我的微信,几乎每个月都给我打一次电话联络感情,守护指标。”赵女士笑说,“幼儿园还承诺入园有礼物相送。我这次‘轻松’将孩子送进了这家幼儿园。”

可事实是,尽管当前青岛的幼儿园已经开门迎小班,但赵女士所说的这家幼儿园目前仍有空余学位。(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丁铨系化名)

延伸>>>

如何破解“招生难”?

幼儿园招生难不光发生在青岛,今年全国各地均有体现,有些地方的民办幼儿园因招生困难,不得不关门停业,甚至有些幼儿园校舍整体出租、出售。

早在今年3月,青岛产权交易所官网发布了青岛某幼儿园全部权益拟公开转让的信息,这家转让的幼儿园为小区配套园,共可容纳6个班,每个班可招25人,但当时在园幼儿只有4个班,总共不到90名孩子。今年春,青岛某区发布2022年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年检结果公示,多家民办幼儿园、托儿所关门停业。

事实是,学前班招生难的直接原因之一,是人口出生率的下降。

2015年至2022年,我国新生儿数量分别为1655万、1786万、1723万、1523万、1465万、1200万、1062万和956万。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乔杰此前表示,“预计2023年出生人口数约为700万~800多万。”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2年间,青岛新生儿出生数量也在下降。

2016年,我国“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轰轰烈烈的“生育潮”短暂增长一年后,出生人口的增势戛然而止。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联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里就提出,21世纪上半叶中国最大的人口事件莫过于人口负增长时代的到来。

同样是基于早期专家们预期中轰轰烈烈的“生育潮”,以及后期学前教育中出现的“一位难求”的现状,为解决入园难问题,普惠性学前教育政策的推动致各地幼儿园数量快速增加。2016年至2021年,中国幼儿园数量大概为24万、25.5万、26.67万、28.12万、29.17万和29.48万所。截至今年6月12日,青岛市包括民办在内的幼儿园共有2518所。

当快速增加的幼儿园数量与下降的人口出生率“碰撞”时,也就出现了当前一些幼儿园“一孩难求”的尴尬。青岛某区发布的幼儿园“二次招生”信息显示,仅该区就有128家幼儿园加入到了“二次招生”的队伍中。记者随机对这128家二次招生的部分幼儿园进行了解时,绝大多数幼儿园没有招满。

面对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北大教授梁建章曾建议生三个孩子的家庭,父母免缴社保费,一定程度上减轻家庭经济压力。

面对“一孩难求”尴尬,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前教育研究室主任高丙成今年2月在《中国教育报》刊文称,随着出生人口的持续下滑,幼儿园“招生难”现象已经开始在部分地区出现。但需要未雨绸缪,多措并举,科学应对幼儿园“招生难”。

国务院2019年5月发布的《关于促进三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指出,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岁至3岁的幼儿。

根据《指导意见》,位于西海岸新区的金色智慧树幼儿园从本学期开始试水“托班”,目前已有6名2~3岁的幼儿入园,被精心看护启蒙。

“办托班,延伸学前教育,是未来破解幼儿园‘招生难’的途径之一。”该园园长任文丙说,除了这一举措,提升幼儿园的办园质量,对孩子倾注爱心与责任心,提高师德建设也是吸引家长和提升竞争力的关键。

链接>>>

往年热门园今年仍热门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山东路幼儿园今年计划招收30个孩子入园小班,但实际报名人数超过70人。

“报名招收率240%。”该幼儿园一名负责人说,幼儿园感谢社会的认可,但幼儿园实在接收不了那么多孩子。就此,幼儿园曾建议不能在山东路幼儿园入园的孩子到幼儿园的万象城分园,但有些家长将孩子送到了分园,有些家长并没有将孩子送去分园。

此外,市南区实验幼儿园今年招收计划为60人,但实际报名人数为86人。

除了上述幼儿园外,湖南路幼儿园、延福花园幼儿园、金钥匙幼儿园也成为孩子入园的重点之选,这3所幼儿园报名人数均超计划招生人数。与山东路幼儿园一样,有些孩子无缘上述三园,不得不重新选择其他幼儿园。事实是,像上述幼儿园,不光今年招生被“挤爆”,幼儿园一名负责人说,“往年报名的人数也很多,有些不太符合区域划片的也来报名”。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孙宝震]

青岛话题

啤酒节开幕式+演唱会 李荣浩:青岛的观众热情依旧

07/21 09:29 / 半岛新闻

李荣浩最后登场,不仅带来了《李白》《模特》《麻雀》三首经典,更是谈起了跟青岛的渊源。“我去年来过青岛做演唱会,那时候青岛的观众特别的热情,今年也感受到了跟去年一样的氛围。”

青岛第一海水浴场6月1日起开放 多条公交线加密班次

05/31 16:31 / 青岛早报

为了方便市民下海游泳,6月1日起,青岛城运控股交运温馨巴士对途经第一海水浴场的31路、468路、604路、605路、223路等公交线路配备机动运力,根据客流情况科学加密班次。

深度报道

《经济日报》关注青岛:低空经济捷足先飞

08:42 / 经济日报

同年8月,DA50飞机获批全省首张整机生产许可证,2024年预计产值突破2亿元。链主企业的入驻,引来一批通航产业项目,使青岛的通航产业实现了从小到大的跨越。

山东港口青岛港:“世界前列方阵”第四

07/19 08:34 / 青岛日报

得益于山东港口一体化改革,青岛港实现吞吐量快速增长、岸线利用高效集约、码头作业效率全球领先、绿色智慧水平不断提升,港口综合实力不断增强,港口国际美誉度不断提高。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