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业委会聘请的物业竟被大业主撵走 青岛一园区上演物业争夺大战

2024/03/28 15:06

阅读:

原标题:业委会聘请的物业竟被大业主撵走,青岛一园区上演物业争夺大战

“我们是受钟和嘉园二期业委会的邀请,签订了物业服务合同,才入驻园区提供物业服务的,从去年4月开始我们陆续雇了20多个人在干了5个月的物业服务,产生了80多万的物业服务费,我们钱没拿到,突然跑出来一个大业主把我们人全强撵了出来。”近日,浚恒物业的项目经理马先生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反映说,他们跟钟和嘉园二期园区签订物业服务合同,服务期限是一年,他们才干了不到半年,因为大业主强行霸占了物业管理用房,并驱离了他们的员工,现在他们20多个工人在家待业,到处讨要说法无果。

被邀请去提供物业服务,原是前去“救火”

记者了解到,马先生所说的青岛钟和嘉园二期商业地块,位于崂山区松岭路62号,是一个独立的商业园区,共有四座建筑。其中,8号楼和9号楼为商业写字楼,产权归青岛嘉福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福置业)所有,建筑总面积7962.33平方米,这也是该园区最大的业主;10号楼为公寓,建筑面积约7630.17平方米,占该园区的近一半,分别出售给了56位私人业主,现已陆续办理了网签手续。11号楼是一座二层建筑,目前作为社区居委会和嘉福置业的办公场所。

马先生介绍,此前,该商业地块由前期物业公司负责管理。因对前期物业存在不满,于是嘉福置业牵头成立了钟和嘉园二期第一届业主委会,并邀请浚恒物业前来进行物业管理。“2023年4月1日,钟和嘉园二期业主委员会与我公司签订了《物业服务合同》,并于次日,向包括嘉福置业在内的园区业主,发出了聘用我公司进行物业服务的通知。”马先生说,4月10日,嘉福置业的工作人员带着该公司出具的与前期物业的解约函,会同业委会代表,带领浚恒物业项目部的工作人员一起,同前期物业管理公司进行交接。

“整个交接过程大概持续了两个月,过程相当曲折。可以说,我们当时是临危受命,受邀前来‘救火’的。”马先生说,因为前期物业交接的问题很多,直到当年6月底,浚恒物业才与前期物业公司完成了交接,正式接管了该园区,绿化、保洁、安保等各项物业服务逐步走上正轨。

干了没半年合同期内被驱离,怀疑被利用当“临时演员”

马先生说,正当浚恒物业以为一切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还专门在当地聘用了多名员工,准备搞好物业服务、促进园区发展之时,园区的大业主嘉福置业向浚恒物业提出,打算将该园区的物业管理更换为与其自身有利益关联的物业公司,希望浚恒物业主动退出。此举遭到了浚恒物业的婉拒,表示一定会按照与业委会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履约,以合同约定的服务标准履行至合同期满。

然而接下来,嘉福置业方面的后续手段让浚恒物业猝不及防。2023年8月初,先是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占据了园区的保安门岗,接着,嘉福置业的工作人员将200余平方米的物业办公用房强行占有。“可笑的是,嘉福置业派来强占物业办公用房的人,与当初带领我们与前期物业办理交接的,是同一人。”马先生说,从6月底正式完成物业交接,到8月初让浚恒物业主动退出物业管理,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像是被请来客串了一次“临时演员”,而目的就是替换之前的物业公司。

马先生说,从2023年8月开始,浚恒物业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2023年9月,崂山区有关部门介入并明确要求嘉福置业,尽快将所侵占的园区保安门岗及物业办公用房交还浚恒物业。然而,这一协调结果并未得到落实。

嘉福置业负责人称浚恒物业狮子大开口 已走法律程序

“根据《物业管理法》《物业管理条例》规定,物业办公用房归园区全体业主共有,根据浚恒物业与业委会签订的合同,物业办公用房应由浚恒物业管理使用。”马先生说,去年那段时间即使受到了相关人员的阻挠,但本着对园区业主负责的态度,浚恒物业仍坚持做好园区的物业服务,仍安排人员对卫生间等公共区域进行保洁,对电梯进行维保,整修绿化、管理车位,积极履行物业服务合同。但2023年11月13日,嘉福置业再度派人通知浚恒物业,以该园区的业主委员会未在上级部门成功备案为由,要求浚恒物业停止物业服务并限期撤离,并印发了“关于停止钟和嘉园二期商业地块物业服务并限期撤离的通知”,落款竟是园区的大业主“青岛嘉福置业有限公司”。11月18日,嘉福置业工作人员带领十余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强占了浚恒物业在该园区的物业办公室及中控室,控制了浚恒物业的物资和财产,强制清离了浚恒物业的近20名工作人员。从此,浚恒物业的工作人员再也未能进入园区。

“从去年11月被强制驱离后,我们的近20多名员工全部待岗在家,每个月只能发放一点基本工资,连生计都成了问题。”马先生说,浚恒物业在园区实际履行物业服务期间,嘉福置业作为占有园区一半多物业面积的业主,拒交该公司的物业管理服务费和车位费,欠交费用高达80多万元。浚恒物业是跟业委会签订的合同,要中止他们提供物业服务的应该是业委会,而不应是嘉福置业这个业主,现在他们联系业委会也联系不上,怀疑业委会和嘉福置业是同一伙人。

是否确有此事,业委会和嘉福置业是什么关系?记者联系到嘉福置业主要负责人钟先生,钟先生表示,他们不是将浚恒物业赶出去了,但是不方便接受采访。“他们现在是想让我们妥协,达到他们目的,他们的要求很大,是狮子大开口,我们现在已经走正规法律途径了,不方便接受采访。”钟先生随即拒绝了记者的其他采访要求。

山东元鼎律师事务所律师冷明洋分析认为,不管嘉福置业和业委会是何种关系,此次事件物业服务合同签约主体明确而且是客观存在的,若解除物业服务合同,需要以业委会为主体,依法致函进行解除,并且业委会要承担违约责任,并补偿物业公司在服务期间的费用支出;嘉福置业作为园区业主,无权给物业公司发函,单方面解除物业服务合同,建议双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纠纷。

[来源:齐鲁壹点 编辑:孙宝震]

青岛话题

好吃又好玩 青岛历史城区打造“餐饮+”多元消费体验

04/19 10:19 / 青岛日报

日前,记者在探访时发现,相对商业综合体而言,在历史街区这个开放型消费场景中,餐饮业态布局的比重正越来越大。

青岛职业潜水员一年打捞上百件贵重物品 高收益有高风险

04/18 08:37 / 半岛都市报

三年前掉河里的金戒指捞上来了,这条热搜让职业水底“摸金”走进大众视野。4月17日,记者联系到一个职业打捞团队,揭秘鲜为人知的行业故事。

深度报道

规划路迟迟不建、在建路交付延期 家门口小路何时畅通

04/19 13:45 / 青岛日报

近年来,青岛一批主次干道相继施工、通车,不仅扩充了城市的“体量”,也提升了发展速度,但市民家门口的部分规划小路、短路长期停工、工期拖延,成了“口头路”“拖延路”“烂尾路”,每日都在影响着群众出行,不容小视。

青岛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职能部门负责人热议消防安全治理

04/18 07:44 / 青岛日报

火灾是最经常、最普遍威胁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灾害之一,也是公共安全治理领域的焦点问题。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