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追星刘亦菲成功 林一揭秘《玫瑰的故事》幕后故事

2024/07/08 08:14

阅读:

原标题:追星刘亦菲成功!林一揭秘“玫瑰”幕后故事

与黄亦玫见的最后一面,何西在她额头上珍而重之地印下一枚吻。

吻罢,少年笑着告别。挥手间隙,眼底的不舍与眷恋被匆匆掩藏。本就来自蓝天白云的他,转身向更广阔的星辰大海走去。

自由做自己,既是何西的选择,亦是他对黄亦玫的祝福。

画面一转,现实中的“何西”板板正正坐在镜头前——记者看向他,“那么,现在的林一‘自由做自己’了吗?”

“没有,这挺难的。”林一笑着说:“因为自由不能定义,不被定义。”

追星,去追自由的星

1999年生的林一,还留存着喜怒哀乐袒露在外的少年感,那份“追星成功”的快乐从眼角眉梢涌出来,藏也藏不住。

“和刘亦菲合作,你看起来真的很开心。”

“确实,谁不开心!”林一大方承认:“一开始我总会想,哎呀,我面前就站着刘亦菲。她和我想象中一样好看,是一个私底下节奏很慢、很松弛的人。”

身为“铁粉”,林一对神仙姐姐的作品如数家珍:“《梦华录》《花木兰》,再早一点是小龙女、王语嫣和赵灵儿,不过现在最pick‘黄亦玫’。”林一pick黄亦玫,观众pick林一。当何西穿着挺括的制服,伴随飞机轰鸣的引擎声帅气走向黄亦玫时,剧粉开始疯狂刷屏:我同意这门亲事!

不过,鲜有人知的是,最开始林一的档期与“何西”并不吻合,多亏公司与制作人的协调,才让他如愿以偿。甫一开机,林一就迎来重头戏:尾声中,黄亦玫与何西在机场告别,一支泛着冷光的钢铁玫瑰,一个点到为止的额头吻,勾连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遗憾。

“我们拍的第一场戏就是剧本里的最后一场戏。”林一透露,拍摄当天,两人都很紧张。而这个“纯情之吻”,其实并不在原本的剧本编排中。导演和刘亦菲现场探讨后,决定临时加入这一桥段,升华两人的告别情愫。

谈到这里,林一捂脸:“导演还问我,这个吻应该进行到什么程度,我说听你们的,我来说不太好吧。”

第一场戏就上强度,林一大脑一片空白。他回忆,当天在机场拍摄结束后,自己恰好乘坐飞机出国参加电影路演。落地首尔时,工作人员问他为什么一直在笑。“我说我什么时候笑了,我笑什么,他说你一路都在笑,你不知道吗?”

林一在笑,“何西”却笑不出来。出国追逐梦想,意味着与黄亦玫的短暂分别。“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他们才刚刚开始。但是‘开始’,就意味着有无限可能。”然而,忍了又忍,林一还是恨铁不成钢:“何西何必呢,你就非走不可吗?”

“如果我是何西,不会做出一样的选择。”林一冲着镜头挑眉,神采飞扬:“我会在飞机上表白,那多浪漫啊!”

再快乐的小孩 也会有成长的烦恼

“谁能拒绝弟弟呢?”

中女时代下,“姐弟恋”设定格外吃香。因此何西还未出场时,《玫瑰的故事》评论区就被林一童年照刷屏,配以各种逗趣文字:姐姐等我,我出生了,我上小学了,我马上大学毕业了……

“我觉得大家挺逗的,以这种方式追剧有点好笑,很多照片我都没见过。”林一还自黑了一把:“我家里人说我小时候最好看,后面越长越丑,越长越‘咧’。”

在遥远的婴儿时期,林一是远近闻名的“师奶杀手”,七大姑八大姨都热衷于抱他到公园遛弯儿,在路人“这小孩真可爱”的称赞声中嘎嘎直乐,林一将此类行为统称为“遛猴”。

众所周知,东北男孩多半有过调皮捣蛋的童年,林一却从未迎来爸妈的男女混合双打——当然,也被揍过。“小时候家里大人出去工作了,从幼儿园就开始住校,基本是我姐带我。有时候我不服她,她就会‘教育’我。”如今旧事重提,林一骄傲表示,如今姐姐的“武力”已不足为惧——在发现弟弟个头窜高,变得不好“揍”之后,两人握手言和。

都说被东北姐姐带大的男孩都特别会疼人,也难怪“林一粉丝吃得太好了”屡屡成为内娱热议话题。大方营业、回应爱意之外,2023年,林一还自掏腰包策划了一场见面会,和粉丝走心唠了很久,已经过场地租借时间了还不肯走。

“对粉丝好不是应该的吗?大家也对我很好,愿意尊重我的选择,我希望能够回馈给她们一些东西。”林一大手一挥,表示“宠粉”小意思而已,“很早很早之前,我还和工作人员说,以后能不能办超级大型的演唱会,免费请大家来看?后来长大了,发现好像有点不切实际。”

是啊,再天马行空的小孩也要长大。上学早、入行早,漫长的时光里,林一一直扮演着“弟弟”角色,直到近两年, 他才有一些长大的实感,“以前拍戏不会接触到这么多年龄比我小的演员,有时候对方一上来就叫‘哥’,我说别别别,叫哥干啥,你多大啊?啊,2003年的?叫吧叫吧。”

虽然还没到保温杯里泡枸杞的年龄,但林一依旧感受到了时光匆匆不回头。看着精力充沛的00后们各种人来疯,他莫名忧伤,“以前在片场,我也会很中二、自嗨,或者干一些很臭屁的事情,现在……现在就看着,没有那个心境了。”

不再纠结自由 勇敢享受世界

总有人说,25岁是个分水岭。今年正好踩在分水岭上的林一,对“成长”的理解独辟蹊径——“会变得害怕失去一些东西,变得不那么自由。”

在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玩就玩了,干就干了,不必害怕失去,无需顾虑后果,开心最重要,“但现在下决定之前会考虑挺多的,就连去滑雪,都会担心一旦摔伤后,需要承担的一些后果。”

“你觉得这个变化好吗?”

“不好吧,我不想这样。”总是乐呵呵的林一沉默了一瞬。“知道得越多,想得越多。小时候没有那么多顾虑,长大后发现胆子变小了,不再有那么多面对生活的勇气。”

林一扯动嘴角,开了个玩笑:“完了,少年感没了。”

2018年底,19岁的林一曾前往斯里兰卡当义工。他记得,志愿者们授课的教室是个只有6、7条长椅的屋子,没有空调、课桌、地板,只挂着一块很小的白板。

最开始,孩子们看着这个捧着糖果、七巧板和象棋的陌生小哥哥,表现得有些拘谨。在简单交流后,林一很快与孩子们打成一片。“斯里兰卡的人很淳朴,获取快乐的方式很简单,也让我敞开了心扉。他们就挺自由的。”

那一年,林一心里存着绕不出去的纠结。彼时,稚气未脱的他刚刚出现在大众视野,脱掉陪伴自己十余年的舞鞋,开启全然陌生的“演员”生涯,镁光灯下,迷茫接踵而来。因此这趟旅程的初衷,其实是“看看世界透透气”。

好在,林一被孩子们纯真的笑容所治愈,这段温暖且有力量的时光,陪伴他迎来了自己的20岁。生日当天,林一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这一年过得很充实,也面对了很多从来没有想过的艰难。原来这就是长大,但我还会是我,记得自己的初心,知世故而不世故。”

蜡烛前许愿的少年不会想到,三个月后,自己的荧屏处女作《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一经播出便迅速爆火,“林一”这个名字,成为当年崭露头角的新星。一路走来,曾产出口碑不俗的佳作,收获一批忠实粉丝,亦曾困顿沮丧,在“不自由”的昏暗中迷茫,但他知道,迎着日光,越走天才越亮。

《玫瑰的故事》中,黄亦玫曾调侃何西的名字:“你父母难道是三毛的读者吗?”而作家三毛曾写下一段著名的随笔:心之如何,有似万丈迷津,遥亘千里,其中并无舟子可以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人生有一百次沉溺的时刻,就有一百零一次自我打捞的瞬间。克服成长的阵痛,才能迎来一路生花的新旅程。至少在许多观众看来,《玫瑰的故事》后,“演员”这本书,林一又多读了一页。

“不必考虑自由的意义,去勇敢地享受这个世界,你就会很自由。”

“自由”是什么?他不再纠结。(完)(刘越)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李源菁]

青岛话题

青岛第一海水浴场6月1日起开放 多条公交线加密班次

05/31 16:31 / 青岛早报

为了方便市民下海游泳,6月1日起,青岛城运控股交运温馨巴士对途经第一海水浴场的31路、468路、604路、605路、223路等公交线路配备机动运力,根据客流情况科学加密班次。

大樱桃、桑葚压弯枝头 快来青岛北宅体验乡村慢生活

05/30 07:40 / 青岛早报

连日来,在北宅各村落的采摘园中,樱桃、桑葚等陆续成熟,吸引不少市民游客走进乡村、亲近自然,体验游园采摘之乐。

深度报道

闲置老厂区:“旧时光”如何赶上“新潮流”

07/12 08:55 / 青岛日报

中国的旧工厂改造始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快。上海、北京、广州、深圳四个城市率先开始城市转型,同时也启动和完成了一批具有历史意义的旧工厂改造项目。

国家碳达峰试点(青岛)实施方案出炉

07/11 08:14 / 青岛日报

青岛将实施新能源倍增计划,到2025年和203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分别达到600万千瓦和1000万千瓦。加快发展新型储能,到2025年和2030年,新型储能规模分别达到40万千瓦以上和100万千瓦以上。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