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手术没好转还要再挨一刀 齐鲁医院:建议再次手术
语音加载···语音播报

2021/04/28 14:37 信网

阅读:

信网4月28日讯 2020年,位先生的母亲在山大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做了子宫肌瘤手术,手术前要求将子宫切除遭到医生拒绝。手术后位先生的母亲没有好转,医生给出结论是不确定性平滑肌瘤,要再次手术将子宫切除,并称这是“罕见病”。位先生在其他三甲医院咨询,得到的回复不是罕见病。位先生认为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在不明病情的情况下,用“试探性手术”方案,不确定能否治愈却让患者接连手术。4月23日,信网跟随位先生再次找到齐鲁医院青岛院区,主刀的邹医生和妇产科一名张主任均称从未说过是罕见病,只是比较少见。邹医生表示,手术是最佳方案,根据手术后的病理结果才确定需要再次进行手术切除子宫。

 (来源:患者家属)

手术后没好转,患者质疑

2020年4月23日,位先生的母亲到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做子宫肌瘤手术,手术前,考虑到年纪大了,担心后期病情会复发,位先生的母亲向主刀医生提出切除子宫。“医生说不需要切除子宫,这次手术没有问题,让我们放心。”

手术后,位先生的母亲病情没有好转,术后第六天,医生又要求再次进行手术,“她说病理结果为不确定性平滑肌瘤,可能会转为恶性,要再次进行手术切除子宫。”医生的这个说法引起了位先生的愤怒,“手术前我们主动要求切除子宫却不给切,现在又要再次手术,什么人能经得住这么折腾?”

位先生说,医生三番五次地劝说尽快进行手术,可做完手术后不仅没见任何效果,还疼痛难忍。“我妈这个手术花了28000多元,我觉得这就是试探性地先做个手术,再看情况决定后续方案。接二连三的动手术,我妈根本扛不住,而且医院现在不敢保证第二次手术后会痊愈。”

 (来源:患者家属)

患者家属提供的录音中称是“罕见病”

位先生说,当时妇产科的一名张主任告诉他,不确定性平滑肌瘤是“罕见病”,而他后来带着母亲到青岛市妇女儿童医院和青大附院都去过,“医生说这根本不是什么罕见病,后来我找齐鲁医院要说法,见面协商时,邹医生和张主任都说过是罕见病。”

“我都有当时的录音。”位先生向信网提供了相关录音,并表示邹医生确实说是罕见病。信网从录音中听到,位先生询问这个病是否罕见病时,医生认同了这个说法,回应称全国比较少见。“妇产科的张主任也说是罕见病。”信网从位先生提供的录音中也证实了院方有一个男性确实提到过。

“我觉得说是罕见病就是让我们多花钱。”在位先生看来,提出“罕见病”的说法是为了让家属能听从医生的话,“就是让我们病急乱投医,我们不懂医学术语,只能听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鉴于术后没有任何好转迹象,位先生对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已经丧失了信任。“我们曾提出过,既然是罕见病,那么应该写到病历当中,但是被院方拒绝了。”

 (来源:患者家属)

医生现场称只是比较少见

4月23日,信网跟随位先生来到齐鲁医院青岛院区,在妇科诊室里见到了主刀的邹医生和妇产科的张主任。

邹医生向位先生表达了手术是最佳治疗方案,她坚定地认为病人当时的情况应该做手术,并不存在为了多收费而选择手术。至于术后病情没有好转,邹医生表示,做完手术之后根据病理结果才确定为不确定性平滑肌瘤,目前还没有扩散,所以只要再做一次手术切除子宫就可以了,但邹医生没有确认切除子宫之后一定会痊愈。

现场,邹医生表示罕见病一事不是她说的,而是张主任说的。至于手术前患者要求切除子宫而未切除一事,邹医生表示,根据当时的病情判断,不能随便切除,要一步一步地进行,但这个说法被位先生指为“试探性手术”。

随后,位先生在另外一个诊室见到了张主任,“我从没说过全国不超过十例。”对于位先生的说法,张主任表示不确定性平滑肌瘤比较少见,在其职业生涯中遇到不超过十例,并非全国范围内,现场他也没有提及这是“罕见病”,只称比较少见。

对于解决方案,位先生的母亲目前情况比较乐观,病情没有扩散,张主任建议抓紧进行手术,“你看这个病人的病情也是不确定性平滑肌瘤。”张主任现场给位先生看了另外一名病人的情况,他表示该病人比位先生母亲的情况要严重得多,建议位先生抓紧时间给其母亲进行第二次手术。“不扩散就是良性,一旦扩散就成恶性的了。”

 (来源:患者家属)

医调委建议不能协商就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位先生告诉信网,跟齐鲁医院协商了多次,院方也没提出意见,而是一再推诿。“我希望医调委能给调解一下。”4月23日下午,位先生联系到青岛市医调委,但却无法完成调解。随后,信网与青岛市医调委工作人员确认获悉,调解的前提是双方都同意,现在不清楚齐鲁医院青岛院区是否愿意接受调解,医调委没办法强行调解。

“调解也得双方都同意,得先问问医院愿不愿意调解,如果愿意,可以到我们这来进行调解,如果不愿意,只能通过其他途径。”工作人员表示,若不能正常调解,位先生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而位先生表示,他母亲的病现在一直在治疗中,他最纠结的就是这个手术做的稀里糊涂,“现在来看,这个手术不算是成功的,我就是要弄明白母亲手术的前因后果,医生在治疗方案上是否有什么猫腻。”位先生说,他还会就此事继续向卫健委反映,以寻求真相。

信网记者 杜杲燃

[来源:信网 编辑:齐东]
信网版权稿件,欢迎转载。
转载时请保留完整信息,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分享到

信网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关注信网 每天资讯多一点
青岛话题

北宅樱桃节持续至5月31日 请提前预约分时段采摘

05/13 13:40 / 观海新闻

樱红五月,繁花似锦,一年一度的北宅樱桃节如约而至。5月13日上午,“百年初心 樱你而来”第二十六届崂山北宅樱桃节在大崂樱桃谷正式开幕。本届樱桃节持续至5月31日。

乘客打车坐后排没系安全带被罚 青岛交警:情况属实

05/10 09:41 / 半岛客户端

“我昨天打车坐的滴滴,坐在后排,没系安全带,被交警开了罚单,处罚金额20元。”近日,有网友反映了这一情况。记者从交警部门了解到,确实对车内人员不系安全带进行了处罚。

深度报道

智慧社区公共区域监控无死角 手机软件远程看娃

05/14 09:30 / 青岛早报

业主通过人脸识别快速进出小区和单元门,行动不便的老人可以线上预约医生,通过手机软件可以远程“看娃”。

绿树成荫居民难享“采光权” 移除一棵树成本数万元

05/12 09:03 / 青岛日报

“鞍山二路74号居民院内的大树有六七层楼高,到了夏天遮光严重。我家住在4楼,每天家里的日照时间还不到1个小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但找了有关部门好多次,问题都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信网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