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网-青岛财经生活服务门户

青岛街头已鲜见共享电动车 数千辆“沉睡”在废旧厂区
语音加载···语音播报

2021/06/09 11:22

阅读:

原标题:从风口到十字路口共享电动车驶向何方

随着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贴身肉搏后“死伤”大半,从2020年开始,处于风口之上的共享电动车卷土重来,哈啰、青桔、美团等品牌纷纷抢滩青岛,一度形成“群雄争霸”的局面。记者近期调查发现,岛城街头已鲜见共享电动车的身影,而在城阳区双元路一废旧厂区大院内,数千辆共享电动车却在“沉睡”。

 (城阳区双元路一废旧厂房大院内,成千上万的电动车在沉睡。来源:半岛都市报)

从昔日的风光无限到如今的“芳踪难觅”,不少人发问,共享电动车为何踩下“急刹车”?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多家共享电动车公司,并走访城阳、即墨和莱西等地,对共享电动车的发展现状展开调查。

共享电动车街头难觅

上班族犯愁“不方便”

“我是在青岛高新区工作的一名普通员工,自从去年共享电动车投入使用以来,让我们这些上班族感受到了方便。可是近段时间以来,哈啰电单车全面取消,青桔电单车也所剩无几,听到很多上班族抱怨,说以前多方便,现在真不方便。请领导考虑下再次投放共享电单车,给大家带来方便。”5月21日,一位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下留言。

“原来路上有不少共享电动车,但是后来,这些电动车像是一夜之间消失了。”近日,多位城阳区市民向记者反映这一情况。记者走访发现,在城阳区特别是靠近地铁站、公交站的地方,共享单车仍随处可见,但是共享电动车却销声匿迹。5月26日,记者在共享电动车使用频率较高的高校及其周边区域采访时,仅在青岛农业大学位于春阳路的南门,发现一名女生推着一辆没电的共享电动车走进校园。

“作为每天通勤的上班族来说,地铁站到家的最后几公里,一直是让人犯愁的问题。面对这种短距离出行,共享电动车是很好的补充。”家住城阳区的赵女士介绍,之前骑共享电动车回家很方便,现在车子撤走后,打车成本太高,公交又不太方便,如何省时省力地回家成了一件愁事。

尽管在城阳区共享电动车难得一见,但是在一河之隔的即墨区,共享电动车却还有不少。在墨水河北岸即墨区的城马路上,记者发现多位骑共享电动车的市民。在路边的一个停放点,摆放着多辆黄色的美团共享电动车。记者注意到,这些电动车摆放随意,多辆电动车的脚蹬破损、掉落,有的电动车车链脱落,还有两辆车座破损,被人用胶布粘了起来。记者扫码试骑,电动车可以平稳上路行驶。

6月1日,记者在莱西市采访时,看到有青桔共享电动车还在使用中。当天中午突降大雨,几名年轻人骑上共享电动车赶路,不但速度较快,而且原本仅供一人骑乘的电动车,还出现载人的情况。

废旧厂区里

数千辆电动车“蒙尘”

原本街头常见的共享电动车去了哪里?

近日,有网友发布视频,在城阳区一处废旧厂区的大院里,发现了数千辆共享电动车。“这些电动车为什么堆放在这里?太浪费资源了!这样风吹日晒,看着怪可惜的。”不少网友留言。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记者找到了这处废旧厂区,从远处望去,宽阔的大院里,黑压压一片都是共享电动车,有数千辆之多。厂房门口一位保安介绍,里面的共享电动车已经放置两个多月了。记者注意到,电动车上印有“青桔”“滴滴金融”等字样,绝大多数非常新,不过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尘土,还有的车辆挂有“故障车辆”的标识牌。

随后,记者与青桔共享电动车在鲁东区域的合作商取得了联系,相关负责人李经理告诉记者,对于岛城街头共享电动车越来越少的情况,他也很无奈。

“我们也没办法,说实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继续干。”李经理表示,青桔共享电动车2020年经招商引资进入青岛,前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目前因为政策变化,停放的共享电动车将撤出青岛,公司会转到周边的日照、潍坊等城市投放。

李经理介绍,前期公司在城阳区投放了10000多辆青桔共享电动车,在崂山区投放了1000多辆,目前已经回收了10000多辆共享电动车。他坦言,如果放开投放,在青岛整体投放10万辆问题不大。

一个区无序投放6万辆

曾是城市管理大难题

“城阳区一个地方,最多的时候共享单车加共享电动车一共6万辆,秩序就非常乱。”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在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发展之初,为了抢占市场,各大企业无序投放,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很大的难题。经执法部门一番清退之后,秩序虽然好转,但新的问题随之出现——老百姓发现没车骑了。

“这个平衡点怎么把握?企业之间应该是良性竞争,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个区出现投放6万辆的情况,就是因为没有明确的管理办法,一家公司投放了,影响到另一家的订单,那另一家也跟着加大投放。”这位业内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岛城共享电动车市场,哈啰、青桔和美团等头部企业已纷纷收缩“战线”。哈啰出行公关部山东负责人卓泽群介绍,前期哈啰共享电动车在城阳铺得比较开,自4月1日城阳区的执法部门发布通知后,现在基本上已全部撤掉,道路上也许还有零星分布,一般是“失联车辆”。卓泽群表示,后台显示,哈啰共享电动车目前主要在即墨区、西海岸新区和胶州市还有部分车辆。

6月3日,记者登录哈啰出行APP发现,哈啰共享电动车的运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即墨区和城阳区青岛农业大学附近道路,其他区域显示“不在服务区”;在滴滴出行APP中,青桔电动车显示在青岛各个区市都有一定的运营范围,但却显示“附近暂无车辆可用”;记者在美团出行中查询发现,美团电动车的运营范围主要在红岛、即墨区墨水河沿岸以及西海岸新区部分区域,其他区域显示不在运营区。

焦点

政策赶不上技术更新速度共享电动车“瓶颈”难突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17年,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主要有骑行安全、火灾隐患、电池污染、城市管理等方面因素。指导意见建议各地审慎对待租赁电动自行车,有发展意向的,要深入研究论证,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完善配套政策制度,依法依规加强管理,防范各类问题特别是安全问题。

记者检索发现,在各地出台的有关共享电动车的政策中,很多都是依据了这一指导意见。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近几年来这一指导意见并没有更新,而几年间共享电动车行业发展较快,一些本来需要格外关注的问题,在现有技术水平下,解决起来并非难事,但在现实操作中,一些问题解决起来并非一帆风顺,共享电动车行业发展也遇到了“瓶颈”。

“根据国家规定,电动车是必须要挂牌的,但是车管部门不接受企业挂牌,只接受个人挂牌。我们希望给车辆挂上牌,但是有的地方车管部门不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介绍,对于人们关注的骑行安全等问题,根据2019年出台的电动车新国家标准,要求电动车车身不超过55公斤,最高时速25公里,目前市面上几家头部共享单车企业的产品都符合这一标准。

“公司还开发了一款智能头盔,和新型的电动车适配,丢失的概率也小了很多,目前在宁波、杭州和合肥都有上线。”这位业内人士表示,此外,包括锂电池、脚踏板和前后灯等,都已符合新的国家标准。

监管

“不允许、不建议、不鼓励”各个区市主管部门态度一致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岛城各个区市的主管部门对共享电动车的态度趋于一致,即“不允许”“不建议”或“不鼓励”共享电动车在当地投放和运营。

其中,西海岸新区回应称,虽然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为部分市民出行带来一定程度的便捷,但自行车停放、管理对城市安全秩序管理带来较大影响。若共享电动车投放到市区,在共享单车问题之上,必然会产生更多新问题,如企业跟风投放,恶性竞争造成街面混乱;导致车行道路更加拥堵、交通事故多发;驾驶人未经培训违反交通规则,存在人身安全隐患;此外,还存在车辆充电及电瓶火灾隐患、盗窃损毁车辆治安隐患、乱停乱放的邻里矛盾纠纷隐患等。鉴于共享电动车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等弊端,不利于城市健康有序发展,初步确定暂不允许在西海岸新区投放共享电动车。

平度市综合执法局、交通运输局、城乡建设局在回应网友有关共享电动车投放问题时表示,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存在使用率低的问题,因市场需求不足导致企业经营出现困难,难以持续发展,将造成车辆沿路摆放混乱的现象,影响市容秩序,带来诸多社会管理问题。因此,不建议在平度市投入使用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

城阳区相关部门回应称,根据青岛市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领导小组有关会议部署,按照《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关于开展电动自行车消防安全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和《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国家标准实施监督的意见》以及市交通局要求,城阳区综合执法局协调督促各单车企业对各自的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进行清理回收。

胶州市交通运输局表示,胶州市从未引进哈啰共享电动车,市区停放的哈啰电动车属企业私自违规投放,针对这种情况已多次约谈哈啰电动车胶州运营负责人并且根据青岛市相关文件,胶州市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共享电动车,并要求企业自行清理。

行业

希望借鉴其他城市先例纳入公共交通管理系统

我们从2017年就入驻青岛,在城阳、即墨这些地方积累了大量的用户,电动车当时刚来的时候,实际上是给青岛市民提供了一种又省力、又省时的环保出行方式。”卓泽群告诉记者,今年4、5月份,他们做的工作就是提前通知用户可能要停止运营,有用户购买了年卡,不能运营就需要给用户退费。

“其实解释下来发现用户需求还是很大的,附近只要有共享电动车,用户为了省力,可能就不会选择骑共享单车;如果有共享单车,短途的话可能就不会选择去挤公交。”卓泽群认为,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动车的出现,实际上是给城市缓解了一部分交通压力。

“后续我们希望能跟主管部门沟通,青岛的环境非常适合(发展共享电动车)。首先用户基数比较大,再者青岛的路面是有一些上下坡的,骑自行车可能会比较累,电动车相对来说就很适合。”

卓泽群希望通过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做一些管理政策的创新,比如车辆管理、安全管理,如何与交警部门配合,约束一些人的不规范骑行行为。

此外,卓泽群介绍,昆明、厦门等南方城市都已经把共享电动车纳入公共交通管理系统。“这是有先例的,也有可以借鉴的地方。”他说,“我们希望共享电动车能有机地融入城市公共交通。”

管理运营亟待精细化

近几年,共享单车把中国共享经济推向风口,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共享单车在短期内引来了资本的密集投资,“这个行业刚出来的时候,没有很精细化的运营。从小黄车到摩拜单车,单车企业慢慢开始做产品的升级和精细化运营。后来很多企业倒闭,活下来的企业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怎么把产品做得更好?服务更好?怎么去做精细化运营?”一位业内人士介绍,“一方面我们会做一个车辆生命周期的管理,另一方面就是做精细化运营,哪个时段哪个区域车会多,需求会大,我就把车调过去。这些车后来都去了哪些方向,等高峰期过去之后,我们把这些车收回来,再放到下一个热点去。”

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前景,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经济作为一种宏观的、资源整合型的模式,本着节约资源、使用方便、分摊成本的理念,肯定有可行性,但国内很多行业在尝试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监管是否跟得上?

此外,共享经济面向全社会,考验的是大家的使用意识、文明意识,共享单车就是最明显的例子。“有的人感觉骑完共享单车,到路边我一扔,不到路边我也一扔,自己是方便了,但是其他人呢,城市面貌呢?”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随着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行业的发展,通过企业、政府和市民之间的磨合,我们能看到共享经济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可引入总量管控+打分

今年2月份,厦门发布共享电动自行车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划定了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禁入区域,同时,要求经营者投放的车辆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规定,使用带有车辆卫星定位和智能通讯控制模块的智能锁,具备实时定位功能。配齐安全头盔。投放的共享电动单车应向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办理登记,并悬挂牌照上路。

5月7日,长沙首批5万台新上牌共享电动自行车开始投放。长沙市公安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首批投放的新上牌共享电动自行车综合考虑了长沙城市空间承载能力、停放资源、公众出行需求等,确定由8家共享企业参与运营,车辆统一使用“长沙G”的专段号牌。

自2020年6月1日至12月31日,安徽省合肥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电动自行车集中登记上牌工作。绿色号牌分为个人电动自行车号牌和共享电动车号牌。其中共享电动车号牌上多了一个“共”字,防止市民将共享电动车号牌挪至个人电动自行车上。

“现在有的城市已经对各个共享企业进行考核,每个月、每个季度都打分。从产品质量、客户投诉、事故率、停放秩序等方面评价。每季度排名第一的,可以适当增加份额,排最后的适当减少份额,减到一定程度,就得清退出市场。”一位业内人士介绍。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刘鑫 刘玉凡 王洪智

[来源:半岛都市报 编辑:光影]

分享到

信网二维码
长按二维码 关注信网 每天资讯多一点
青岛话题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青岛举办10项系列活动

06/17 15:45 / 观海新闻

今天下午,中共青岛市委在青岛国际新闻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我市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重要活动开展情况。同时,全面启动我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主题系列新闻发布会。

密室逃脱受青岛年轻人热捧 NPC职业实现小小演员梦

06/16 10:02 / 大众网

密室逃脱互动游戏的主要创意多源自于电影、网络等场景,一般具有较大的趣味性及挑战性,带来刺激的情景体验,从古墓科考到蛮荒探险,从窃取密电到逃脱监笼,玩家尽可以在自己喜好的主题场景中扮演理想中的角色。

深度报道

过街天桥加装电梯困难重重 老年人上桥犹如一座高山

06/16 08:46 / 青岛日报

随着我市老年人口逐渐增多,城市公共设施的适老化改造迫在眉睫。适老化基础设施改造不仅是补齐民生短板、拉动投资的重要举措,也是最终形成城市更方便、安全、健康的公共环境的必要手段。

青岛街头已鲜见共享电动车 数千辆“沉睡”在废旧厂区

06/09 11:22 / 半岛都市报

随着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在贴身肉搏后“死伤”大半,从2020年开始,处于风口之上的共享电动车卷土重来,哈啰、青桔、美团等品牌纷纷抢滩青岛,一度形成“群雄争霸”的局面。

信网应用